黄金城 报导:

我们村有个奇人,名叫徐二,今年都已经六十多了,身体硬朗。他的老婆和别人跑了,有一个女儿目前在威海。女儿嫁给了一个老总,多次接老徐过去享福,老徐去了几次就再也不去了。他回来对我们说,大城市没意思,一是太干净,二是人不熟。他说还是村里的土路养人,接地气。我们都打趣他说是不是你吃的女儿都接受不了啊?他笑笑不可置否,的确,老徐吃的东西,是很奇葩的。

老徐爱吃月饼,五仁陷得,他只爱吃五仁陷,现在出的什么水果陷,花样陷的他一概不吃。按理说吃月饼也没啥奇怪的,可是奇就奇在,他还爱吃臭豆腐。就是街面上卖的那种瓶装的王致和、朱老六臭豆腐。更奇的是他吃月饼就像外国人吃面包抹黄油,他往月饼上抹臭豆腐,抹上厚厚的一层,然后就像什么珍馐美味一样,大口吃着。我们都是见怪不怪了,老徐身上整天一股臭豆腐味,出门坐车都没人愿意挨着。

老徐爱吃臭豆腐是出名的,但是更厉害的还是吃肥肠,猪肥肠一般男的都爱吃,可是老徐吃的却是开膛破肚后肥肠不清洗,直接用手把肠子里的东西一撸,就算干净了。苦肠也是这么简单的处理下,回家或煮或炒,吃的那叫一个香。最狠的就是,他的拿手菜,臭豆腐炒肥肠,一炒起来邻居家的人都会跑到别的地方放风。他却不亦乐乎,近些年年岁大了,很少吃肥肠,怕血脂高,但是臭豆腐他还是顿顿不落。

老徐吃臭鱼,吃臭蛋,尤其是臭鱼,好好的鱼买回来非要晒臭了,才用有煎,就着小酒吃。以前他家那趟房没个好,经常是被他做饭给熏得跑出来。大家倒是不怪他,反倒去他家看看他又做什么了。人都说吃这些不好,可是他现在身体很好,也没啥毛病。不说了,又一股臭味传来,我去看看他今天吃什么。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