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报导:

  •        菲兹32了,刚生完孩子,可是她悲惨的和所有悲惨的被抛弃女人一样,也被无情的丈夫被逼离婚了。她不甘,她生气,她自暴自弃,她甚至恨过父亲,恨过兄弟姐妹和所有的亲人,不能帮她屠了那男人。她恨邻居,她恨朋友,不能懂她的伤心和委屈。她恨这个社会,不能惩罚那些无情的渣男。她想过死,她拧开了煤气,她躺倒沙发上,几个个小时后她尽然醒过来了,煤气没了,尽然老天都和她作对,她眼泪顺着眼角湿透了枕头。冰凉了整个心脏。
  1.         她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因为煤气伤到了她的耳朵,和心脏,使她3天都听不到任何声音,心脏就像长到了外边一样,暴跳个不停,有炸裂的感觉,所以她没吃没喝在床上躺了7天,她的心就像死了一样,她感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助,她的委屈撑破了心脏,直冲到头顶,随时都有发疯的迹象,7天整整7天的滴水未进,让她感觉到浑身都疼,那种脂肪在急速燃烧的疼,她动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以前70公斤,躺着肚子和胸是平的,现在肚子已经深深的陷下去了一个坑,屁股上的肉也少了很多,骨头都露了出来硬邦邦的,床板的硬度,这会都感觉有点硌得慌了,大腿上脂肪燃烧的剧烈,就像刚跑完30公里竞走,灌了铅一般的痛。唯独没感觉到饿,她感觉自己除了眼睛转动可以自己控制之外,再也没有一样器官是自己的。
  2.         就在她心都凉到脚跟,神快飘散出头顶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去世的妈妈,那个曾经被岁月和生活磨难夺取生命的最爱自己的人,临走时双眼里对我的期盼,还有她的那一对还不到两岁的眼睛巴巴的渴望她这个妈妈多抱自己一会的儿女,她突然眼睛发亮,收神定气,她决定要活着,好好的活着。
  3.        她努力的起床,扶着墙壁花了浑身的气里,在冰冷的房子里找见了手机,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发了一条信息:‘给我买一个炒面送过来马上’。就这一句话她打字用了十分钟,她的手飘飘的连按键都按不动了,只有脑子里一种信念提醒她,必须先吃东西。必须吃东西。使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这句话打完整,发了出去。她终于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脑袋一篇眩晕,浑身完全的飘了起来,除了脑袋,其他的身体各个零件已经就感觉不到了,左腿,右腿左脚,右脚,胳膊手好像飘到了房间的四面八方。唯有脑袋还保持着最后的一丝清醒。

 

  1.           半个小时后,寂推开了房门,提着打包的炒面,第一眼看到的是姐姐躺在地板上,一把扶起姐姐,躺倒沙发上。菲兹想给弟弟一个微笑,可是最终还是僵硬的脸没有任何的变化,这会除了眼珠能动其他的机能都好像罢工了似的,不听她的指挥,不受她的控制,寂看着虚弱的姐姐,心里难过极了,快速的打开饭盒,夹了一片面片送到她嘴里,扒开冰箱找了包牛奶,扔在电水壶烫热,喂菲兹喝了半包。菲兹这会很想吃几口饭,可是她发现根本噘也不动,咽也咽不下。最后只能喝了几口牛奶。
  2.         接下来的几日,在寂的照顾下,在菲兹强烈的精神支撑下,很快的身体得到了恢复,面色有了很好的变化,食欲也增加了不少。寂的工作耽误了好几天,终于老板开始催了,在寄走后不久。菲兹起床,对着镜子看了很久很久。直到有点累了,又躺倒床上,拿起手机,格式化了所有内容,下载了QQ。添加了一个群。
  3.         锦溪,是西部一个五线小城市,人口满打满算也就40万,但是它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就是依靠首府炫阳近,不到70公里的路程,所以两个城市的人们经常相互穿梭在对方的城市,好像也很惬意。而菲兹的所有故事就发生在这两个城里。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