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报导:

这个人在村里按照辈分大我四辈,这件事也算是周边最有名的奇闻异事了。

有一次,他去乡里赶集办事,期间遇到熟识的人,于是一起进饭馆喝酒去了,本来按正常情况来说,下午四五点就开始返回了,但喝酒吃饭的难免会东拉西扯,你也不好意思说走就走,直到晚上十点以后了,才一起离开了酒桌。

要算路程也不是很远,十几里路而已,对于以前的人来说小事一桩,走小路的话还能近那么一点。但这里是黄土高原,所以就算随便走走也是上山下山的,鉴于天黑还喝了酒,别人要留他休息一晚,第二天再回去,可他不想留宿,早回晚回都是要回的,再者喝了酒胆子就放大了。

他说还有月亮,路也熟悉,不碍事,最后别人也不好强留,寒暄着送了几步也就回去了。他往回走的时候背着一箱酒,全是白酒,也是个爱喝酒的人,按时间点看不到十一点还不算太晚,可这一段路他走了很久,四五点左右才到家。

这段路我小时候也走过很多次,大多是去乡里考试什么的,公路七拐八绕的,所以我们通常都是时不时穿过马路走捷径。这路让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坟墓了,这一个那一个,东一个西一个,还有很多扎堆的,新的旧的,一个山坳真是风水属阴一样,杂草乱树,有很长一段公路就在这里面拐了好几个弯。

他一会公路一会小路往回走,在山坳离山顶最近的那条小路上,走不动了,走来走去还是在原地转悠,而且有那么一会连路都没有了,他自己心里大概想到了点,估计是遇到不好的东西了。没一会他看到了一条路,但他没有往前走,谁知道那条路是往哪边的,保不准一脚就踩空了。

重点来了,他在那耐着性子耗了一会后,突然听见有个声音跟他要酒喝,起初他不给,自己买的酒为什么要给他们喝,大不了耗到天亮。谈判开始了,不给酒喝就不让走,还叽叽歪歪折腾他,慢慢的他有点认了,自己倒霉,于是拿了一瓶出来,权当是买路了。

那瓶酒拿出去后,原来的路终于出现了,他赶紧加快步子往回走。这种事情也不见得都是说结束就结束了,人贪,那种东西也一样,他没走一会,又来了,还多了,又开始缠着他要酒喝,幸亏他背的是一箱,他没办法只能拿酒出来,拿出来就赶紧大步加小步往回赶。

终于在赶到山的另一面后,能够看到邻村和远处的我们村了,在下山的田边小路上,他一边走,一边喊邻村里的人(他喊的人名,名字我想不起来了),那会村里的人都住在靠山沟底的位置,所以大多都能听得见,半夜里声音更是大,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左右,邻村里那个人拿着手电上来了,随后一块下去了。

在邻村那个人的家里待到天亮以后才回的家,而他的酒就剩下两瓶半了。因为这个事情他还病了一段时间。这段路晚上一般没人敢走,而我们村原来的村长是真的不怕,半夜里骑摩托不知走了多少会了,这个是真的佩服。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