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报导:
原创

很高兴大家喜欢看我写的故事,由于这几天我事情有些多,在这里简单写一个关于我奶奶的小故事。

上个故事说到我爷爷去世后,我就从城市回老家工作了。我的奶奶今年已经80多岁了,现在跟我的父母住在一起,这个故事就是我的奶奶亲口告诉我的。

奶奶从小就不识字,是嫁到爷爷家的童养媳,据说她的父亲是地方有名的风水先生。奶奶跟我说她的父亲会给那些建坟牵坟的人找合适的风水穴位,让后世子孙能够受其庇佑。我想当时太公可能略懂一些玄学的风水相位,并以此谋生。

奶奶说她的父亲去世的原因特别蹊跷,村口的井边有一棵银杏树,大树长得非常枝繁叶茂,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它就在这里了,守护着村子世世代代。当时政府基础建设规划,计划要在那个位置建一个公共厕所,他们找来太公,让他帮忙看一下风水格局什么的,太公一眼望见那棵参天的银杏树,慌忙摆手“不行不行,这棵树已经成精,动不得。”但是政府的领导不顾劝阻,找他来是让他解决办法,不是来阻止他们行动的。太公无奈,只好在他们动工前在银杏树前虔诚地拜了又拜,嘴里振振有词。说罢,太公退到了一边,一个工人拿着斧子走上前,一刀砍在树上,银杏树粗壮的树干,隐隐流出了红色鲜血,太公忙阻止身边的人说不能再砍了,这树已经成精了,再砍下去必遭天谴。在场的领导及工人们都笑太公过于迷信,这红色也有可能是谁在树干上恶作剧刷的油漆。于是,领导又下令那个工人继续砍树,两刀下去后,树干上的鲜血犹如泉涌一样喷射出来,竟然溅了那个工人和太公一脸。众人惊恐万分,四散逃开了。

回到家后,太公的头就开始剧烈的疼痛,去当地的诊所检查,说是得了痛风。然而只有我太公和奶奶知道,太公根本没有类似的病史,最后太公最后就死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头痛。

说到这里,我就会问奶奶,那当年的领导班子和工人们遭到诅咒了吗?奶奶的眼镜开始变得混沌,我看不出来那是恐惧还是困惑。但每每问到那个领导班子的事情,奶奶就会打着马虎眼说年代太久远了,她也不记得了。每每这个时候我就感到很怀疑,毕竟这个故事奶奶只说了一半。但是奶奶说起太公去世时候的情景,满眼的恐惧,让我又不得不相信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上高中了以后,我再问起奶奶太公的事情,她开始避而不谈,说是时间太久了,已经不记得太公是如何去世了。毕竟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奶奶再说起这些鲜有人相信,年纪又大了说不定会让别人以为自己得了神经病。但是我和母亲都知道这件事,父亲是个沉默内敛的人,但是我相信奶奶一定也跟他说起过。

没发张片审核就慢,回头我给我奶奶的话录个音传上来- –

笔者:莉迪亚的眼镜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