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报导:

我是一名czs,我九年级,上学期我品学兼优,朋友很多,但自从疫情之后,我的气运好像被别人偷走了,具体事件会在接下来说明。

上学期一直有人看不惯我,处处排挤我,当然,这学期也是。她是一个女生,我称她为y,她在上学期处处学我,就是我的一个复制版,一举一动无不模仿我,我穿什么,她穿什么,我和谁关系好,她就和谁打好关系,因为我的机遇一般比别人好,周围都是学霸,智商情商三观都是很好的,她总是在背后议论别人,谁招她讨厌了,她就拉着其他人一起骂他,虽然即使我们平常也议论过别人,但我们也就嘴上说说,心里想想罢了,然而每次看到她议论别人的眼神,恨不得全世界一起议论她讨厌的人,眼神总是emmm,说不上来,就是想让这个人消失,想让这个人emmm挫骨扬灰差不多,哦,对了,是那种恶毒,恨不得全世界围绕着她转,对,就这样。

然而这学期,,我和她转换了。她变得像我上学期那样,我也成了上学期的她的那样,我虽然不是什么大好人,但至少内心,三观正确,从来不想把我讨厌的人怎么样,但是,这学期刚开始,她冲我露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我一般喜欢看着别人的眼睛,因为这样可以更好增进关系 ,但我看着她的眼睛,感觉全身的血液怪怪的,一般我的第六感比较准,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危险,,,。此后,我变得异常奇怪,易怒,阴险,自私,下流,一个月前的二调,不知怎么的我的答案和她的答案非常相似,简直就像,就像我给她写的,但我的总成绩比她低了六十多分,我不是一个马虎大意的人,但我却因为“马虎大意”和她低了六十多分,然后她缠着我三年的闺蜜不知说了什么,我的闺蜜不再和我亲近,有一次我的闺蜜在安慰她时(当时她故意撒娇惹我闺蜜心疼),她说了一句:“要是考不上怎么办?”我听见我闺蜜说了一句,没事,还有z,反正她也考不上。我当时双眼气的爆血丝,崩溃的哭了,然而,她转过来朝我露了一个挑衅嘲笑的笑容。当晚,我发烧了。。此后几天脑袋昏昏沉沉,这好像是一个契机,此后的种种众叛亲离,而她被众心捧月,她用着我以前的语气,行为也神似我之前,我家的情形也逐渐衰落,和她家一样。哦,不,和她从前的家境一样,我的命运似乎和她交换了。有一天我发现她好像。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