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报导:

佐川 一政(1949年6月11日-),

日本神户市人,食人者,巴黎人肉事件的犯人。现在是小说家。 巴黎留学生人肉食事件的犯人。犯罪时32岁 1981年6月11日,用枪击毙荷兰女大学生,并切断尸体吃了。

出生1950年的佐川 , 来自富裕之家 , 大学时期意图用雨伞插死她的德语老师而被捕 , 后来竟诊断出原来他想吃那老师 , 10年后 , 他真正找到他的第一件美食…….

当时佐川的父亲唯有把佐川送到法国 , 希望新生活能把他的病医好 , 佐川没有什么朋友 , 只有一个叫尼妮的同学比较相熟 , 佐川先约尼妮去演唱会及展览会 , 又请她做自己的补习老师 , 1981年6月11日晚上 , 尼妮就成为了佐三的晚餐 。

当晚晚饭过后 , 佐川向尼妮表白遭拒后 , 佐川就从后用一把点二二口径的手枪把她杀死…… 杀人后 , 佐川开始把尼妮烹调 , 刺身 , 煎炒煮炸 , 有些甚至放进雪柜 , 留待日后进食 , 两日后 , 佐川把尼妮所余无几的尸首放进两个大皮之中 , 带到公园打算弃尸 , 两日后就被巴黎警方判入庇护所无限期囚禁……

3年后 , 佐川被父亲接回日本精神病院 , 之后竟被评为(正常)而转入狱 , 15个月之后 , 佐川又再一次投身社会成为(自由人) , 还以他的吃人经历一炮而红 , 出版(在雾中)一书 , 一度卖断市 , 还在报章撰写专栏 , 上饮食杂志封面 , 又在电视上表演烹饪 , 更在电影中演出…….

犯案之前,他在 和光大学人文学系文学科毕业,1976年取得关西学院大学英文硕士学位,1980年以「川端康成与欧洲二十世纪前卫艺术运动的比较研究」论文取得巴黎三大硕士学位。 根据犯罪图书馆的网页提到,Moira Martingale所作的《Cannibal Killers》一书阐述了佐川一政是个优秀的学生,对高大的西方女子很有兴趣,在和光大学攻读英语文学时曾经迷上一位德国女教师。

后来他对一位英国记者透露,「当我在路上碰到她时,曾经想过能不能把她吃了。」根据犯罪图书馆所记载,他甚至曾经趁该女教师睡眠时闯入她的住宅,但却惊醒了她,佐川因而仓皇逃离。 巴黎人肉事件 佐川在索本大学主修前卫艺术时受荷兰籍女同学所吸引。1981年6月11日,他以一同讨论文学为藉口,邀请女同学到住处共进晚餐。在那里,他以小口径的猎枪在女同学的后脑开枪,然后开始他食用对方的计画。据信女同学会成为佐川的猎物,是因为佐川认为她比他更加健康美丽。

在访谈之中,佐川将自己描述成一个「软弱、丑陋且矮小的男人」,宣称他想要「吸取她的能量」。 他说自己在开枪以后就晕倒了。稍后醒来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满足吃掉她的欲望。

他从臀部开始下手。他在访谈中指出自己当时对人类脂肪「是玉米色的」感到惊奇。在接下来两天之中,佐川吃掉了被害者遗体的许多部分,咀嚼了大腿部位,并用小刀切下了肉。根据佐川本人表示大腿部的脂肪层「像玉米一样的黄色」,他将她的肉描述为「柔软无臭」,吃的话「象金枪鱼的生鱼片一样地软」“它无色无味,进入我的嘴裏像化掉的河豚肉一样”。经过此后二天,在肉里放盐·胡椒·芥末等口感来说感到陶醉境地。衣服随便的扱掉在垃圾箱,不过,只有内衣保留起来。 在之后他的食人小说《弥雾〉中, 他还写到“ 我终于吃到了美丽的白种女人的肉, 没有比它在好吃的了” 两天之后在自己的家的浴室切断了尼哈罗塔贝露的遗体。

不过,切断是为了容易遗弃,对切断尸体感到嫌恶。 把切断了的遗体放入2个旅行箱并打的到公园的池子打算扔掉,不过,被中年情侣发现目击了,佐川扔掉旅行箱到附近的草木繁茂处逃跑。在弃尸过程中由于被情侣发现了,佐川投下被切断了的女性的尸体。从到这个尸体遗弃现场乘出租车逃去的事到罪行被发现仅仅4日被法国警方逮捕。

不过法国心理学家认定他在精神错乱辩护。 警察去佐川的家的问话,佐川完全不反抗坦率地承认了罪。从冰箱找到了被切断了的遗体的一部分。 博士论文的题目「与川端康成欧洲20世纪前卫艺术运动的比较研究」 是用莎士比亚文学尽管象有硕士学位一样的知识分子,犯罪后的尸体处理仍是幼稚而拙劣。 牺牲者露尼是富裕的犹太人家庭出生,为了取得博士学位来了巴黎。佐川用高额的报酬请求了露尼去他的公寓,用德语朗读德国近代表现主义的诗人的诗。在发生事件前也不只几次到访佐川家。

佐川人肉大餐一览 舌头 : 割下后 , 放到口中咀嚼

嘴唇 : 割下后 , 放到口中跟自己湿吻 , 质感太差 , 之后放在冰箱冷藏

头 : 斩下后 , 放进皮革弃置

左乳 和 鼻子 : 小部份作刺身

乳房 : 放进焗炉焗熟后 , 用刀叉进食 , 但太油腻 , 一啖过后就没有再吃下去

手腕 : 切下手腕 之后又咬她的手指

右肾上半部 : 大力咬 , 但质感太硬

肛门 : 全个割下 , 用油炸 , 但发觉有异味 , 没有吃完

大腿 . 小腿 . 膝盖 . 脚踝 : 切下 , 放於雪柜冷藏

生殖器: 全个割下,用油炸

事件之后 佐川一政首先在之后的审判裏, 由於在庭审裏表现不佳而送进巴黎精神病医院。1984年,他的父亲佐川明将他引渡回日本,强制性遣回日本的进入东京都立松泽精神病院继续治疗 1985年,日本精神病医生断定佐川的精神状态比所有人都健全,可以随时离院。

在那里不到15个月他即获释从此之后就以自由人的身份生活。获得自由的佐川开始他的新生活,相继推出其食人书藉…….. 佐川一政因对整个事件不后悔的态度,以及对食人行为的酷爱,成为日本全国知名人物。

此后,他在东京定居,写了几部畅销小说,经常受邀担任客座演讲与评论工作,写作餐厅评论,为日本国内一家小报专栏写作,还参加了一部电影的拍摄:一部名为《安眠室》)的色情作品,他在片中演出有**待癖的窥淫狂Mr.Takano

1983年,佐川一政著作描述了这起令他闻名的事件的经过。除了关于他自己那起谋杀案的书,佐川一政还于1997年写了一本名为《少年A》的书,记述1997年发生在日本神户的连续杀人案:酒鬼蔷薇圣斗事件

在这起案件中,一名被称为“少年A”的14岁少年杀害了几名儿童,并割下其中一名受害者的头。 佐川承认自己仍有对食人的幻想,但保证不会再次实践。

日本“食人魔”佐川曾在上世纪80年代因猎杀女性成为震惊世界的食人杀手,其至今仍未彻底打消他的“食人梦。

现年55岁的佐川被日本人称做是“食人教父”。从5岁时开始,他就梦想有一天能吃一个西方女人。 1981年,他在法国学习时,杀死了25岁的荷兰女生哈蒂维尔特,将其煮了吃掉。佐川被捕后,被诊断为精神病。

1985年他父亲成功地将他接回了日本,第二年,日本精神病专家又宣称佐川已经精神健全,于是他被释放。

之后他在日本成了名人——他撰写了18本有关食人的书,在最著名的《在雾中》里,他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他当年如何吃下哈蒂维尔特的全过程。此外,他还在日本报纸上开专栏,甚至破天荒地出现在电视台的烹饪节目里表演掌厨! 他说:“我现在每天都寻找那些我可以食用的女人,我每天都有同样的欲望,这种欲望只有到死才会消失。”

佐川一政,日本人,食人魔,罪犯。1981年在巴黎大学攻读英国文学专业时,他被荷兰籍女同学里尼·哈特维尔特所吸引。同年6月14日他邀请哈特维尔特到住所共进晚餐,一同讨论文学。在那里,他以小口径的猎枪在露尼的后脑开枪,将她杀害进行尸奸,并且割下大腿及臂部进食,吃了两天后,将剩余的尸体以两个大皮箱装载丢到公园! 佐川一政的父亲佐川明声称他不适合在法国受审,设法将他引渡回日本,在那里不到15个月他即获释。

 

那时,佐川一政因对整个事件不后悔的态度,以及对食人行为的酷爱,成为日本

全国知名人物。此后,他写了几部畅销小说,参加了至少一部电影的拍摄:一部名为《安眠室》的色情作品。现在,他为日本国内一家小报的专栏写作。

佐川的母亲在怀有一政的期间在台阶跌倒悬挂流产过。佐川一政是早产儿,坐在父亲的手的那样很瘦小,体质虚弱。

进入初中时,埋头阅读「暴风雨山冈」「战争与和平」「嫩草故事」等,喜欢听贝多芬和韩德尔。佐川发现到莎士比亚的「テンペスト」特别的意义,写成硕士论文的题目。佐川用法语著作了的硕士论文是受到教授们很高的评价,被逮捕紧接之前被出版的。

据说根据调查中的证言,食人肉的愿望是小学生的时候。3岁的时候和叔父玩「吃人鬼」的游戏。 16岁的时候关于食人肉的愿望通过电话向精神科医生提出了商量,不过,那个医生没应对。

和光大学3年的时候潜入了35岁的德国人女性家被逮捕,不过,因为该女性接收佐川的父亲支付了的私钱而撤消了控告,罪不成立。 1977年28岁的时候,用莎士比亚文学取得硕士学位去巴黎留学。 在留学中有几次带入鸡女去自己的家打算完成食人肉的愿望。经营水处理公司的佐川的父亲,支付高额的金钱雇佣了优秀的律师。

83年的判决,裁决为犯罪时心神丧失成为无罪,被判了精神医院的无期住院。住院中,日本的大电影公司提出把佐川事件做为电影的话,戏剧作品家唐朝十郎要求剧本的执笔。

唐朝为电影剧本预先调查佐川和经过3个月通信,不过,尽管佐川请求了「母亲受伤小

说化希望停止」,唐朝十郎作为「来自佐川的信」出版信的内容获得芥川奖。 佐川本人说83年9月擅自被出版社出版了「雾中」。 佐川在精神医院住院了14个月之后,84年5月被准许出院的国外放逐。佐川的亲友把其转为东京的精神医院(东京都立松泽医院)住院。

佐川在「佐川急件丑闻」的时候,以兜裆布身姿做过作为该公司的logo的信使的仿效。作家持续创作活动,不过,那个评价「更生了」,评价变成「由于人赚钱了」。 因为日本的刑事审判在海外的审判结果不影响国内的起诉,警察当局研究了在杀人罪的起诉。可是,法国的馀裁判事拒绝提出证据,起诉被送别了。 只是,佐川被判杀人罪的可能性高。如果百兵让杀害自己即使是心神丧失,明显在「尸体遗弃」时,心神丧失也没有「乘坐出租车去公园扔掉尸体,不过,因为被目击了著慌逃走了」,故意的认定也没有问题。

由于在法国的无罪判决和日本的检察的起诉送行留有疑问。 再者,佐川的父亲辞去经营的公司,母亲得病了神经病。 佐川一政的食人案件给Stranglers乐队1981年的歌曲《La Folie》以及滚石乐队1983年的歌曲《Too Much Blood》提供了素材。 佐川近照 他有时也会偷偷地溜出去旅游;最近他说到:是大众让我成为食人教父,我十分高兴,我现在在用食人的眼光来看世界……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