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报导:

我对姥爷没有任何印象,只是听妈妈说姥爷年幼时很是悲惨,我每次听到姥爷的遭遇总是心有不忍,小时候也没少因此落泪。

姥爷三岁没娘,七岁没爹。那个时代,人们更愿意相信是我姥爷克死了自己父母,所以最后原因归根于姥爷的生日与灶王爷是同一天,克双亲。

姥爷祖上世代行医,姥爷的爸爸也是中医。奈何命运弄人,夫妻二人早早的撒手人寰,留下姥爷一个七岁大的孩子独活人间。

夏天穿冬衣,冬天穿薄衫,更被那位堂叔欺负,把屋子里的东西全给蒙骗了去,只因为这是个没有爹娘照顾撑腰的小孩儿。

姥爷年龄小,屋里空荡荡的他感觉害怕,又怕别人来偷东西,便抱着破铺盖睡到大门后边,用棍子撑着门。

没有吃的,去村里人家要粮食吃,有人见他可怜,给他一些粗粮,自己再去摘一些野菜就着煮一下就是饭,无油无盐。当时年龄太小,做饭掌握不了量,煮多了就放着等下顿甚至下下顿继续吃,煮少了就往里面添凉水充量,正长身体的时候,就这样日积月累早早的便给胃折腾坏了,在姥爷三十岁左右那会儿就做了胃部切除手术。

听妈妈说姥爷的妈妈曾经附身临近村民身上,这事儿在当时闹的沸沸扬扬,很多人都去看了。

姥爷的妈妈哭诉自己儿子太可怜,她天天看着心疼,给周围看热闹的人跪下哭求他们有吃不完的东西或者不穿的衣服能不能给她儿子,破的坏的都行,只要有口吃的,有件衣服穿,一个劲儿的磕头。看热闹的没人敢上前接话,最后村长闻讯赶来,对姥爷妈妈说:放心吧,不会饿着他的,你就放心走吧,我这话大家都听着呢。

后来姥爷妈妈离开,那个被附身的人便晕倒了。醒过来之后看着围了一群人看着自己,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个没有爹娘的孩子,过的能好到哪里去?就这样,姥爷一路坎坷的长大。在十六七岁的时候经村长介绍去了平顶山煤矿做工人,后来转为正式工。我大舅便是接的姥爷的班,那个时候还有接班这个说法。

日子依然在继续着,姥爷也经人介绍娶了我姥姥,有了自己的五个孩子。

据爸妈说,姥爷跟李幼斌老师很像,用我爸的话说叫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瞪眼的时候尤其的像。

我妈妈是姥爷最疼爱的小女儿,当年姥爷一直反对我爸妈的婚事,因为我爸家里确实很穷。在我爸妈婚后姥爷一直很自责,因为没有拗过我固执的姥姥,导致我妈妈婚后过的较为困苦。

所以每次我妈妈回娘家看完姥爷姥姥走的时候,姥爷总是坚持单独出来送我妈妈,趁没人的时候就会给我妈妈塞钱,让我妈自己存着,不要委屈自己。后来我出生之后,姥爷便不再直接给我妈妈钱了,而是趁抱我的时候放我衣服兜里。

但好景不长,因为小时候的经历,留下了一身的伤病,在我出生后不到一岁时姥爷便去世了。

在姥爷去世四五年后,一天晚上睡觉我妈妈突然梦到姥爷,只见姥爷依然穿着下葬时候那套深蓝色的中山装,哭着对我妈妈说道:“三妮儿,以后我就不来看你了,排到我了,让我去西边投胎,我不想去,很害怕,但是没有办法,在路上我找机会看能不能跑掉吧。”

我妈妈看着姥爷心里感到震动,此情此景竟然如此真实,从未有过的体验,仅仅是梦境不可能如此逼真,但还是问道:爸,你去西边哪里?谁家?

“不知道,只是让我们这批人去西边,具体哪家哪户我也不清楚。我得走了,他们都在等我,我们路过这边,来看看你,最后一次了。”

我妈妈一听这话,悲从中来,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以后你照顾好自己还有龙龙,多注意身体,你从小体弱多病的,还有你婆婆老是欺负你,你自己也别太窝囊了。”姥爷情绪很低,哽咽着说完便往某个方向走去。

我妈妈在梦里哭的撕心裂肺,边哭边追却怎么也追不上。这时候姥爷回过身喊道:“你快回去吧,天冷风大,别送了,我走了。”

话音落下,就此消失。

我妈妈从梦里突然惊醒,早已经泪流满面,梦境里的场景历历在目,像是刚刚真实经历过一样,无与伦比的真实感和心痛的感觉,使我妈妈泣不成声。

此后,我妈妈偶有梦到姥爷,也再没有那次像是亲身经历似的真实感。

妈妈给我讲起这件事的时候想起当初依然红了眼眶,说那绝对不是一个梦,不是梦那么简单,我也了解你姥爷。正常的梦不可能会有那种身在其中的真实感,太过真实了,也不会那么有灵性。至于为什么他那么畏惧投胎,就像咱们活着的人畏惧死亡一样,那代表着在某个时空再也寻不到这个人了,是彻彻底底的消失。

我对姥爷感情并不是很浓烈,毕竟在我不到一岁的时候他就过世了。只是想起姥爷的身世以及那个梦境,也会想象姥爷是怎么度过那段时光的,那个梦之后,他现在又在哪里。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