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报导:

重庆红衣男孩离奇死亡事件2009年11月5日中午12时许,一名13岁男童匡志均在巴南区东泉镇双星村高石坎的家中死亡,然而死相极为蹊跷:死者身穿红色的花裙子,双手、双脚被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脚上还吊着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挂在屋梁上。事件发生后,引发大众猜测。有人认为这是灵异事件,是一位修道之人,利用茅山法术来谋害男孩。38

因为在案发现场,警方既没有发现犯罪嫌疑人脚印,又没有发现作案凶器,更未发现男孩身上与人搏斗的痕迹,(比如说伤痕,或者血迹,又或者搏斗时被打翻的物品。)周围环境也颇为自然祥和,那么红衣男孩是怎么用绳子把双手捆住,并且自己吊在房梁之上呢,恐怕非人力所为。

而且在案发的前一天,红衣男孩的母亲竟然梦见了一个看不清脸的黑衣人在自己家的门口,站在自己家的门口,对着男孩母亲诡异地笑了笑,之后便消失了。第二天,在外面母亲感到颇为不对劲,急忙和自己的丈夫赶回家,才发现儿子已经在房梁之上吊着,并已身亡。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警方依旧没能找到线索,最后认定,红衣男孩是自杀,法医也进行了解剖,认为这是窒息死亡的案件。

2009年11月5日中午12时许,54岁的农民工匡纪绿从江北赶回巴南区东泉镇双星村高石坎,为给住读的儿子送钱。家里正门、侧门紧闭,平时从来不开的后门却虚掩着。从后门进去,眼前一幕让他大惊失色:儿子身穿红色的花裙子,双手、双脚被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脚上还吊着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挂在屋梁上,早已死亡。

匡志均是匡纪绿的独子,是东泉中学的七年级二班的学生,死时刚13岁零13天。

匡纪绿说,前几天他的手机坏了,跟儿子联系不上,5日中午12点多钟,他回家为儿子送饭钱。平时进出的大门和侧门却怎么都打不开,他绕到后门,后门虚掩着,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匡志均遗体额头前有一个小孔和不重的外伤,大腿、双手、两肋、双脚裸部上方,都有极深的勒痕。此外没有任何伤口。

匡纪绿说,刑警把儿子从屋梁上放下来,脱去他的红裙子,发现儿子贴身竟然穿着他堂姐的游泳衣,儿子自己的衣服一件没穿。匡纪绿说,法医告诉他,初步判断,儿子是在48小时内死亡的,也就是11月3-4日。儿子身上,除了多处深深的勒痕外,几乎没有外伤。法医带走了儿子的内脏等物,回城里解剖。

孩子的妈妈辜登会对记者说,自己和丈夫都在江北区打工,家里就儿子一人。平时,每个周末儿子都回江北和他们在一起。因为10月24日儿子回来时,他们给了儿子几百元作饭钱、资料费等,儿子就说下周11月1日不回江北了,要自己回农村老屋。

辜登会说,平时,家里的后门从来不开,都用两块大木板挡着,外加一根钢筋。儿子死后,大门、侧门关着,后门开了,两块大木板和钢筋被放在门的左右两旁。

匡纪绿说,儿子与他们最后的日子里,没有异常表现。“我们不相信他会自杀。”

死因谜团

死者父亲匡纪绿说,刑警和法医对儿子有三个不理解:

1.男孩为何穿着红裙子、游泳衣?

2.死者额头前的小针孔从何而来?

3.死者双手、双脚有非常专业的打结。

事件进展

本例根据现场勘查、尸体检验、实验室检查及调查访问情况,排除他杀,认定窒息性死亡,理由如下:

(1)现场在死者自家中,父母在外打工,很少回家,自己一人独居;

(2)死者为在读初中学生,性格内向;

(3)有异装癖,经询问其父母亲得知,不久前曾见死者身穿表姐的衣物,现场死者也为女性衣着,有假乳;

(4)现场床上蜡烛及泳衣上蜡烛滴痕分析,死者还有一定程度的自虐倾向;

(5)绳索捆绑方式独特,如多匝、多结、吊有秤砣等;

(6)尸检见明显窒息征象,实验室检出其死者本人精斑。

(7)2013年南昌航空大学研究生性窒息死亡案发生后,网友纷纷猜测红衣男孩死因同是性窒息。

家人疑惑2

5日晚,巴南区刑侦队的刑警赶到,市公安局的刑警和法医也来了。

匡纪绿说,刑警把儿子从屋梁上放下来,脱去他的红裙子,发现儿子贴身竟然穿着他堂姐的游泳衣,儿子自己的衣服一件没穿。

匡纪绿说,法医告诉他,初步判断,儿子是在48小时内死亡的,也就是11月3-4日。儿子身上,除了多处深深的勒痕外,几乎没有外伤。法医带走了儿子的内脏等物,回城里解剖。

昨天,孩子的妈妈辜登会在记者面前,已没了泪水,她说,自己和丈夫都在江北区打工,家里就儿子一人。平时,每个周末儿子都回江北和他们在一起。因为10月24日儿子回来时,他们给了儿子几百元作饭钱、资料费等,儿子就说下周11月1日不回江北了,要自己回农村老屋。

辜登会说,平时,家里的后门从来不开,都用两块大木板挡着,外加一根钢筋。儿子死后,大门、侧门关着,后门开了,两块大木板和钢筋被放在门的左右两旁。

匡纪绿说,儿子与他们最后的日子里,他一点都没有异常的表现。“我们不相信他会自杀。

黄金城 感谢您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