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上篇,此篇是原作者调查卡利登21台的博客更新。

请管理员将此文和《神秘的卡利登21台》同步更新,谢谢。

「网誌更新:2012年3月20日」

好消息﹗在我苦苦哀求下,我爸的警察朋友(他的名字叫Mitchell Wilson)终於愿意对我披露更多关於熊先生案件的资讯。他说在皮尔区的警察局应该还保留了数盒在木屋找到的拍下了卡利登21台节目的录影带。他说案件已经封尘多年,叫他昔日的同事让我看一看应该无害,更何况我还是当时人之一。

他带我到卡利登附近最大的警察局,摩星道警察局。拜託了几位朋友让我可以在警局内的电视看一看那些录影带。他们最后同意给我看了其中3盒录影带,而我也在一日之内把它们看完,以下是那3盒录影带的内容︰

Booby 第2集:朋友就好像花儿般

一如以住,这集的Booby也是在那张鲜红色的桌子上拍摄。镜头一开始又是Booby在桌上漫无目的地左右摇晃。大约在数秒后,另一隻手也进入了镜头。这隻手远比Booby细小,明显地是小孩子的手来的。

那隻小手兴奋地在Booby的周围跳动,还不时用手指头”吻”Booby一下,好像很高兴可以上电视表演似的。

突然,Booby粗壮的手紧扣住住那隻小手的手腕,大力地握住它,而且愈握愈紧,粗糙的手背上青筋猛凸,小手也镜头前不安地挣扎。此时镜头也慢慢淡出,转移到一朵快张枯萎的菊花上,一把小女孩的声音在镜头外轻声地说︰「朋友就好像花园的花朵般。」然后画面就漆黑一片了。

用灵魂涂画(Paint With The Soul)- 第10集:「把垃圾都丢光光」:

这是在我强烈要求下,警察才把12集中其中一集让我看看。用灵魂涂画一共有12集,在1997年12月至1998年1 月播放,而裡头的内容就和网民iamrealife形容的一样,主要环绕住后山的树林。

影片拍摄在黄昏时份,手持摄影机的男人在昏暗的丛林裡行走。大约十分鐘后,他来到卡利登的垃圾堆填区并停了下来。他把摄影机聚焦在地上那些堆积如山的垃圾上,有碎裂的酒瓶、破烂的胶袋、用过的保险套、食物残渣

一把低沉的男人声骤然由背景传出,我发誓我在卡利登21台之外,听过这把声音的主人,但又想不起是谁。那个男人的声音非常低沉,低沉得要把耳朵贴近喇叭才勉强听得到。

他说了很多很中二病的说话,说什麼所有人类都是垃圾,或是要把一些多餘的人类清理掉才是对所有人的救赎。纵使听起来很愚蠢,但由他说出来却有一种死亡的气息,听时仿佛有股莫名其妙的阴霾突然包围自己起来,毕竟,人们是在垃圾堆填区附近的草原发现那孩童的尸体。

熊先生的地下室(Mr. Bear’s Cellar),第25集

事隔多年,当我再次看见熊先生的庞大身影再次出现在电视萤幕时,恐惧的冷流再次由脑海汹涌而出,窜过背脊,直达心臟。纵使当时已经是初春,我也不禁在房内颤抖起来。

影片开始时,画面再次展示那熟悉的地窖。这一次,在红色的桌上放了16集空空的玻璃杯。当熊先生出现在镜头时,他手上拿著一盒新鲜的橙汁,并為杯子倒入相同份量的橙汁。之后,他再在每个杯子滴入数滴神秘的透明液体,据警方推测那些透明液体应该是浓缩的镇定剂。

準备好饮料后,熊先生兴冲冲地跑离镜头,急步爬上地窖的楼梯,此时可以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轻快的交谈时。当熊先生再次回到地窖时,身后多了16名小孩跟随著他,那些小孩最大有十多岁,最小的不超过4岁。其中一个男孩脸上有一处红肿的瘀伤,清澈的眼神充满惊恐,我很快就认出那是在第23集说著要找妹妹的小男孩。当我向旁边的警察指出时,他也点头同意并说这个孩子也出现在第24集中,但可惜我未能观看。

据警方确定,这16个小孩也就是在后山找到的16具尸体。

那些小孩坐好后,熊先生唱起一些儿歌,那些儿歌的歌词很普通,唱什麼生果和维生素C的很重要,但此刻听起来却诡异得令人汗毛直竖。那些孩子没有随歌声唱起来,反而像扯线公仔般木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眼神既空洞又迷茫。当熊先生的歌声落下后,他们动作一致地拿起杯子,大口大口地喝下去,这时画面也宣告集熊先生也结束了。

在警察局看完这3盒录影带后,我感到心意满足,但就像慾求不满的侦探般,这种心意满足只维持了一会儿。很快,我又想追查更多关於熊先生案件的真相,也想找出那把声音的主人是谁,我决定再次返回案发的木屋和森林,希望有突破性的发现。如果真的有什麼发现,我会儘快通知你们的了!

「网志更新:2012年5月12日」

4月17日,那天我终於成功考到了G4车牌。当我满心欢喜拿到车牌后,便马上驾驶到卡利登镇,再次拜访熊先生的木屋。

我之所以再次返回熊先生的木屋,除了因为想寻获更多案件的资讯外,更加重要的是,我近来得知原本在那里经营的托儿所因生意不佳,在数个月前便关门大吉。所以我想藉住闯入这栋已经废置的木屋,看看能否找到些许熊先生遗下的踪迹。

由於托儿所只结业了数个月,所以房子看来颇整齐,外墙仍然洁白无痕。在木屋的正门上,挂上了一块写住「出租」的铁牌,所以房子应该还是由谁人拥有吧?但纵使如此,当我在外边草地静静地望著房子时,一阵局促不安的情绪仍旧涌上心头,好像那些小孩和熊先生(如果他死了)的幽灵仍然在木屋周边阴魂不散,徘徊不走。

我由门廊的窗户爬了进去房子内,发现房子里头比想像中还整洁,托儿所临走前留下了不少家俱,而且很多房门也没有上锁。我在房子四周探索,希望找到通住地窖的木门。最后在房子的后方一间睡房里,找到了那扇木门。那扇木门是整顿房子唯一一道被人用重重铁链锁上的门,仿佛锁上的人想刻意封印它那些隐藏而骇人的过去。

我不是什麼恐怖小说的主角,没有惊人的勇气去破门一看究竟,而且也不想被人抓我擅闯私人地方,所以我决定放弃木屋的探索,由旁边的窗户逃出木屋,转为走向森林的方向。

这次我认真细看房子后方的森林,惊觉那片森林比我印象中的还宽阔,宽阔得在远方形成一条翠绿色的水平线。明媚的阳光穿透枝叶,在地上形成壮丽的树影,树影随风摇晃。我很难想像眼前如此美丽的景色竟然会是16个小孩的葬身之地,我不禁摇头叹息道∶「熊先生。」

我在房子的后园找到一条小径,小径深入无垢的森林,猜想不到托儿所需要这条小径来干什麼,还是这就是熊先生遗留下来的踪迹?当我思绪在虚幻飘渺时,我的双脚已经不知觉地踏上小径,逐步步入森林内。

森林很宁静,宁静得诡异,只有远处传来微弱的鸟声和风声,仿佛那些高大的树木为那些被杀的孩子默哀至今。我没有想过目的地在哪,也没有想过停下来,两脚宛如装了自动导航般在森林游走,爬过岩石,走过溪涧。一会儿后,我发现森林的树木开始变得稀疏,由密林渐渐变成草原,而且隐约看到前方有数栋小木屋。这时我开始猜想会不会有一栋是Anthony Pollo的旧房子时…

「嗨!你在这里干什麼?快点滚出我们的地方!」

身后突如其来的喝叱声把我吓得凌空跳起来。当我回头时,发现两名少年向我急步跑过来,眼神充满戒备和愤怒。

但他们的凶猛没有维持太久,他们很快就发现我是一个1.8米高的成年人,而他们俩只是不足1.5米高,12,14岁的臭小孩,形势相当明显。

「我们说…由这里滚出去!」年纪较大的少年(有心无力地)威胁道,而我只是耸耸肩,没有受他的威胁影响。较矮小那一个见状由褛袋亮出一把蝴蝶刀,作势要戮过来。

「你不会想这样做。」我刻意压低声线,装腔作势地说。幸好,这招还颇有效,因为我其实不会打架。那个小个子思索一会儿,颓然地把刀收起来,也撤回准备攻击的姿势。

「老兄,我们真的不喜欢有人在我们的后山,麻烦你可不可以离开?」年纪较大的少年语气也立即一转,温和地说。

「好。」其实我在草地也没有什麼好干,所以离开也合情合理。但正当我转身离开昤,我突然醒悟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立即回头追问那对少年∶「你们有没有听过这里曾经出过一名变态杀人魔,在这片草地杀了一堆小孩…大约在13年前?」

两人的样子起初很困惑,之后那个年纪较大的少年好像想起什麼,猛然地叫了了出来「当然啦!我们这里每一个人也知道。他仍然住在这里,好像在暴雨排水道那边…我没有亲眼看过,但我哥哥的朋友说他亲眼目睹那个男人在深夜时,穿著那套棕熊衣服,在排水道出口和森林一带游荡」

我的直觉对我说他在扯谎,但作为一个博客,他说的话无疑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和对神秘事情的欲望。我决定继续问下去:「想问那个排水道出口在哪?」

他说了一个地址。

他们还连珠炮法地问了我一堆问题,包括我由哪里来,为什麼那麼好奇这宗谋杀案等等。为了由他们口中得知更多的线索,我决定向他们坦诚自己和卡利登21台的经历,希望得到他们的体谅。他们俩听到津津乐道,最后愿意说出更出关於下水道的事。

他们指出原来那条下水道的位置和我来的小径很近,甚至几乎就在旁边。那里有条小溪和一个荒废的游乐场。传闻说有个戴著棕熊面具的男人(没有穿卡通衣服)在排水道徘徊,仿佛住在里面似的。由於一直没有确实证据(因为看到的多数是小孩),所以没有惊动过警方。但随这个神秘的下水道男人的传闻出现,这一带真的多了失窃案。幸运的是,目前为止还没有小孩失踪或受伤。

纵使我的心已经蠹蠹欲动,急不及待想去到那神秘的排水道,一看熊先生是否真的还住在那儿。

但可惜当时天色已经昏暗,而且我也没有携带任何生存工具(武器或电筒),所以我最后都没有去到排水道便打道回府。

很多谢大家对我的博客的支持,如果还有什麼重大的发生,我一定会儘快和大家更新!回头见~

「网誌更新:2012年10月4日」

哗,原来距离我上一次更新,已经整整5个月了﹗我想大家都以為我死掉了,对吧?但认真地说,主要原因是我刚刚考上了大学,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读计算科学(亦即是IT),你们都知道这是一科多麼耗时的学科?但近来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回到这裡和大家更新。

我在那次拜访后的数天,再次驾车回到卡登利,到那条传说中的排水道探险。但失望的是,那条水道的保养非常良好,设施完备,既没有脏乱的水渠,也没有什麼秘道,更不说人类居住的痕跡。我唯一遇到比较有趣的事情是看见一隻小龟在排水道畅泳,想当然尔,这些事情都没有和大家宣佈的价值。

但在9月10日,我突然收到一封神秘的电邮,电邮的地址是 returnheb@hotmail.com,而内容如下︰

致Elliot(作者的名字)

我最爱、最爱、最爱的男孩﹗你知道我每天都魂牵梦縈地想念你吗?

但原来眨眼间,你已经长大成人了!但你的双眼仍然像你小时候般闪闪发光,长大后更多了一种俊美,每当我想起你的英俊的样子我那个属於熊先生的心便会立即溶化起来。那天你来探望我时,我碰巧外出找食物,我应该相信那个男人的电话,他提过你会来找我,天啊,他真的提醒过我你会来找我!

我真的為错失接待你的机会而感到万分抱歉﹗而且是两次呢!但是,我保证我很快便会来找你,接送你去见见我现在养的其他小朋友,现在熊先生的地窖比以前更加疯狂呢!哈哈哈!

100次爱的抱抱

熊先生上

我不知道来信人你的真正身分,但无论如何,我想在这里对你说,你成功了,你这封信真的把我吓得屁滚尿流。我从来没有向身边的人表明过我的真正身份,只我、爸爸和爸爸的朋友知道我在调查案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拿到我的私人电邮,我想你是个黑客吧?

但我想在这里和大家说,拿人们的童年阴影开玩笑,一点也不幽默!我希望不会再收到类似的恶作剧电邮。但无论如果,我亦都要多谢你这一封信,因为你这封信让我重燃对这宗案件的兴趣,我会再找找有没有什麼事可以和大家分享!

多谢你们一路的支持!

网誌更新:2013年11月9日」

我不敢相信这个博客还存在?我以為已经被系统自动删除呢!这一年在我的人生发生了很多事…但绝大多数都是和这个博客无关…绝大多数。或者你们部份人说的是对,我真的不应该尝试挖出那些早已沉睡了的事情,但我认為既然已经开了头,就不应该放弃。现在,让我总结一下,在这一年内,我找到了什麼线索。

1. 我猜想returntheb@hotmail.com 已经关掉了,因為我寄了数封电邮给它均石沉大海。

2. 其实我数个月前因為大学实习关係,搬到首都渥太华,所以好一段日子也没有回家或卡利登镇。

3. 我今次回来这个博客是因為我老爸的朋友Mitchell Wilson(那个退休警察,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打电话给我,他说他日前在一个旧同事聚会中,得到一名现任警察的同意,让我看多一盒录影带,因為反正那盒录影带早晚也会存放在布兰普顿市图书馆公开查阅。但由於它仍然是证物的关係,所以不能直接拿出来,所以Wilson问我可不可以返去警局一趟…

我的答案当然是可以啦。

「网誌更新:2014年1月16日」(笔者按︰一年更新一次,你是富奸吗?)

对於我来说,这是非常漫长的一年,首都大学那些无止境的派对把我折磨得不似人形(奸笑)。但现在趁著寒假,我终於有时候回到自己的家乡布兰普顿市,在父母的房子呆上一两个星期(但事前需经歷无数的亲戚聚餐)。

首先,我想大家最关心的问题是︰我究竟有没有看过那盒录影带,答案是有的。但那些录影带的内容实在诡异得和血腥令我反胃了好几天,而且那些可怕的景象就像咒语般刻印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我不太确定究竟我写来可以舒缓我的痛苦?还是使它更加严重?

在上星期三,我打电话给Uncle Wilson,说我终於回家可以看那盒录影带。之后,他约了我在警局柜台等。当晚布兰普顿市正在下暴风雪,我颠颠簸簸地驶到警局,但亦都因為这场暴风雪,警局的人才有空閒时间应付我这些閒杂人等。

这次的更新暂时到这裡,我暂时都心满意足的了。如果我想到有什麼新的寻索方向,一定会儘快和大家更新的了!

(楼主按︰这是关於熊先生的最后一篇更新。自此之后,原作者便音讯全无。)

「熊先生真的存在吗?」

究竟熊先生是否真有其人?楼主虽然不能够给你们一个确切的答案,但可以继续说下去之后发生的事情。

Elliot(网主的名字)在2014年最后一篇更新后不久,便把博客删除了,之后便一直下落不明。现在网上世界只餘下博客的文字版本流传。

在之后半年,亦即是2014年7月7日,Youtube便出现了一个叫Caledon Local 21(卡登利21台)的频道,频道的影片楼主瞥见有部份网民都张贴了出来,和Elliot在文章中形容的Booby很相似。但可惜的是,大约在今年1月时份,Caledon Local 21的Youtuber突然把频道内所有影片删除(你们看到的是转载版本),只留下空白的页面,也没有走出来和大家解释原因,為整宗事件留下一大迷团。

曾经有网民尝试用文中提及的电邮地址returnheb@hotmail.com和熊先生通讯,并他之后的可怕遭遇上载至博客,但由於文长(长度是熊先生的1.5倍),所以楼主在这裡只能简介一下内容。

那个网民寄了电邮给熊先生,除了问及故事的真实性,和他分享了自己一些故事的想法。而出奇地,那个网民竟然真的收到了回信,并开始展开通讯,以下是其中一段提及Elliot的「去向」的电邮︰

…其实我原来的地址是加拿大卡登利镇心湖路27号…可惜在数年前被警察关掉了,但不用為我担心,我已经找到新家了﹗交到新朋友和弄新节目,但吸收了上次的教训,今次会比之前隐密的了。

你们全部误解了在地窖发生的事了﹗没有人在那裡被强姦,强姦是非常邪恶的罪行来的﹗我也从不折磨或杀害我的小小朋友们。我纯粹和他们玩耍和唱歌,之后再送他们上自由之道罢了,自由是很重要,对吧?

我没有杀死小孩,也没有杀死Elliot,他们全部都自由了。但那个Elliot,他是一个很顽固的小孩,逃避了我好几次,拒捕了我让他自由的提议,现在他躲藏在不知什麼地方,但放心,我一有时间便会找他出来,他没有理由永远躲著我…

正当那位网名调查得兴起时,有一天,当他下班回家时,他4岁女儿突然递给他一张画了熊先生和小孩在地下室玩耍的图画。被吓得脸色惨白的网民立即追问她是如何画出它们来,不知情况的女儿没有直接回答,只慬说曾经在电视看过熊先生。但当网民打开电视,把每一个频道仔细观看时,也没有卡登利21台或熊先生的半点踪跡。他估计熊先生不知用了什麼技术把电视台弄得在随机频道出现,之后在正常父母下班时间前消失。但為了女儿的安全,他不敢继续追查下去。

从个人角度来说,笔者觉得那个网民的经歷还颇真实,因為他的文笔很生硬,而且描述又冗长和沉闷(大约20页Word档),绝对不似一个為了吸引人们眼睛而捏造的网民所為。但这又是否表示卡登利21台真的存在,还是这个故事激发了一个模仿犯出来(Copycat)?这一切都留给你们在漫漫长夜中思索。

文中所有涉及惊悚的内容都被我删除了,大家肯定会很好奇原文作者最后的一篇博客中提到的回警局看录像带看的是什么?原文中他看的是《熊先生的地下室》的最后两集,是熊先生把那16名儿童丢进森林里的洞穴内,然后火烧死的内容,整个内容分为两集,原文描述中详细记录了那两集的内容,镜头特写。内容过于惊悚,恶心。所以我自作主张把这个片段删除了。

还有删除的一个片段是,原文作者父亲的退休警察朋友Mitchell Wilson在13年前(作者写博客的时间点推算)见过熊先生,那时他是偷溜进森林里抽大麻,结果听见了森林深处有小孩的嬉闹声,他认为这嬉闹声打扰了他的清静时间,于是寻着声音找了进去,发现在一个洞内(熊先生烧死16名小孩的洞),一个头发凌乱脸部抽搐的中年男子正和一群孩子玩篝火游戏,那中年男子说话含糊不清,并且智力可能有问题。这可能就是熊先生!!!

总结起来,如果把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归功于魔鬼,可能一切并没有这么诡异。但是一个说话含糊不清,智力有问题,又有精神分裂症的病态杀人魔,居然在警察眼皮底下杀了那么多小孩,并且拥有高超的电脑技术,恐吓远在加拿大首都的作者。后来又有能力依靠强大的黑客技术去恐吓另一个他可能完全没见过的调查者。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矛盾,那么的让人不寒而栗,这个诡异的熊先生其实可能比真正的魔鬼还要让人感动恐惧。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